| 2020-06-23
阅读858
受朋友影响 279学生吸毒

受朋友影响 279学生吸毒

吉兰丹州召开第13届第5季第3次州议会。

吉兰丹人文发展、教育及高教委员会主席拿督莫哈末法迪利披露,今年,吉兰丹州内共有279名中学生的尿液对毒品呈阳性反应,当中包括4名女学生。

他说,根据国家反毒机构在教育局管辖范围下的164所学校,对4148名学生进行的尿液抽样检验,发现上述学生的尿液对毒品呈阳性反应,不过这些学生,大部分都是受朋友影响,在初步尝试毒品阶段。

他表示,在上述数据中,有18名学生遭警方扣留。无论如何,服毒的学生不包括宗教学校学生。

他今日在吉兰丹州第13届第5季第3次州议会上,回答伊党仄杜区州议员阿都哈林的提问时,作出上述反应。他强调,吉兰丹州政府愿意与中央政府配合,联手遏止毒品问题,但是伊党吉兰丹州行政议员却禁止进入吉兰丹教育局管辖下的学校。

他说,尽管吉兰丹州行政议员获得人民的委托,但他们却不获吉兰丹教育局允许,踏入学校范围。时至今日,他仍无法踏入吉兰丹教育局管辖范围的学校。

他是回应伊党浮罗真隆区州议员祖基菲马末的附加提问时,如是说话。

祖基菲马末说,这之前,外州人民并不知道吉兰丹州行政议员不能进入教育局管辖的学校。

莫哈末法迪利说,毒品的监控是联邦机构权限,州行政议员也无权限。尽管吉兰丹州行政议员是大马防止滥用毒品协会成员之一,但也无法进入政府学校。

防滥用毒品协会副主席被禁入校参与防毒活动

吉兰丹地方政府、屋业、卫生及自然环境委员会主席拿督阿都法达马末强调,毒品不认人,不管是伊斯兰党或是巫统党员的儿女,都可能贩毒。

他说,他本身是大马防止滥用毒品协会副主席,但是却不被允许进入学校参与防范毒品活动。

他表示,就算是向校方借课室举办村长课程,校长也会被县教育局传召。

他是回答巴罗区州议员拿督诺祖拉的提问时,作出上述回应。

贸工部长促丹政府找收入来源免依赖中央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认为,吉兰丹州政府应致力寻找其他收入来源,稳固财务状况,避免依赖中央政府的支援。

他说,吉兰丹州政府每年需要5000至6000万令吉的管理开销,这尚不包括每年1亿8000万至2亿令吉的道路维修拨款。

他表示,吉兰丹州可取得4.8%的经济增长,皆有赖于中央政府在州内展开的多项发展计划。

他是在州议会上,辩论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如是说话。

他说,去年中央政府花费63亿令吉作为行政开销及发展用途,而吉兰丹州政府去年只花费9亿610万令吉作为开销,这是6对1的比率。

遗憾州政府不懂感恩

吉兰丹州政府周一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有关预算案赤字达4174万令吉,总收入为6亿9690万令吉。

慕斯达法较后在记者会上说,他对丹州政府不懂得感恩中央政府给予的援助,感到失望。

他说,中央政府给予多项发展计划援助,但是丹州政府并没有落实这些计划。

他表示,中央政府并不需要通过地方政府展开各项发展计划,如兴建巴刹、公园或回教堂,但是为了能够惠及人民,中央政府才给予援助。

受朋友影响 279学生吸毒

莫哈末阿马。

连希盟注册也处理不好副大臣质疑敦马管理能力

吉兰丹副州务大臣拿督莫哈末阿马揶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连希望联盟的注册也处理不好,如何要管理国家?

他认为,曾经担任22年首相的领袖,连处理希盟的注册也出问题,是很不应该的。更甚的是,土团党日前召开的年度常年大会,甚至只有12人出席。

他说,马哈迪口口声声说要更换政府,但是他们本身政党的常年大会也只有12人出席,如何能够获得人民的支持?

他今日在州议会后,于新闻会上,如是说话。内政部告知,鉴于土团党和行动党内部组织问题所致,导致希盟的注册迟迟未获批准。莫哈末阿马说,对他而言,如果没有希盟,当然是最好,这样伊党可以直接对垒巫统。

另一方面,针对国阵阿逸拉纳州议员拿督斯里慕斯达法说,丹州政府一味怪罪中央政府,没有协助发展吉兰丹州事宜,莫哈末阿马说,他们并没有怪罪中央政府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中央政府确实还做得不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