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6-14
阅读268
不要赔偿誓保豆蔻村‧村民声讨林冠英(槟城)武吉牛汝莪豆蔻村村民,齐声痛哭,泪洒记者会,他们异口同声说,他们不要金钱赔偿,并誓言捍卫保护这个被视为槟岛的最后一个印度人村的村庄。他们更声称,如果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无法解决豆蔻村土地问题,那幺,林冠英就应该辞职谢罪,“滚回”马六甲。今日(週三,7月1日)在豆蔻村举行的记者会上,多位村民因有感于他们即将失去的这片土地,纷纷悲痛落泪。居民协会副秘书达马拉斯声泪俱下地强调,村民捍卫自己家园没有错,况且这片土地是英国人留给他们的,他们几代人都在这片土地土生土长,没有人可以“抢取”这片土地权。他说,豆蔻村村民犹如被民联州政府政治操弄,甚至被政治人物一再欺骗及玩弄,才会有週三难堪窘境。土地具历史价值他指出,林冠英是马六甲人,不理解槟城人的情感,特别是印度人对这片村落的情感。林冠英在处理这起逼迁风波事件上,态度非常高傲,一再拒绝与村民见面,包括週二(6月30日)他们在光大要求与林冠英见面被拒。“难道这是爱民勤政的表现吗?”“村民们只想知道,林冠英你的立场是甚幺,你是维护我们,还是发展商!”他说,林冠英现在是为村民解决问题,不是一再把责任推卸给前朝州政府。如果前朝州政府有错,现在当家的是林冠英,就应该纠正过去的错误,为他们保卫家园。他指出,这片土地具有历史价值,如果州政府都拒绝协助他们,还有谁能够给予他们协助?他对林冠英一再袒护发展商的立场,感到痛心,显然林冠英并没有维护村民的利益。林冠英的言论几乎都倾向发展商。发展商给多1月宽限期闹得沸沸扬扬的豆蔻村被逼迁的事件,槟州2位副首席部长曼梳和拉玛沙米週二亲自前往豆蔻村为居民捎来好消息。他们说,州政府与发展商会面后,发展商同意在1月内不会拆屋,不过居民对此并不满意,情绪激动要求州政府向发展商买回这块土地,再转卖给居民。第一副首席部长曼梳和第二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米前往豆蔻村,拉玛沙米在现场宣布,州政府与发展商见面后,发展商同意不会在7月2日当天拆屋,而会给予居民多1个月的宽限期。他说,法庭执行官于7月2日当天只会前来张贴搬出通告,但居民不必感到担心,发展商并不会来拆屋。他说,这搬出通告只是谕令居民必须在14天内搬出,州政府在14天过后会向法庭申请延长多14天。发展商已经答应会给予居民1个月的时间。他说,在这1个月的宽限期内,州政府将会尝试研究各种解决方案,以便解决豆蔻村的问题。居协:没白纸黑字赔20万居民协会副秘书达马拉斯说,发展商从来没有白纸黑字告诉村民会赔偿20万令吉,况且发展商最初的决定也只愿意赔偿每间屋子7万5000令吉,这是有信函证明的事实。他表示,若根据週二林冠英在文告上所称,将会为村民争取每个家庭20万令吉赔偿,若一个住家有5个家庭,发展商岂不是要赔偿一个住家100万令吉,试问有这可能性吗?显然这些都是林冠英信口开河。指居民没侵佔土地他劝请林冠英不要再误导村民,他们不想再被政治人物愚弄。他不解地说,为甚幺林冠英宁可与发展商会面,就是不愿与村民对话。他说,大选来临时,民联当他们是宝,大选之后,却对村民置之不理。他气愤说,这个村落是在308大选后,发展商才通过土地局易手,为甚幺已经执政的林冠英却没有及时阻止。他重申,村民们根本就没有侵佔任何人的土地,这块地本来就是属于他们,村民只是捍卫自己的家园。“而且,林冠英主导槟州政权15个月以来,从来就不曾到过豆蔻村。”冠英:天文数字‧槟没能力购回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发文告说,强行购回已发展的豆蔻村土地,州政府所要付出的代价将是一笔天文数字的款项,并不是几百或几千万令吉,因此州政府根本没有能力购回豆蔻村。他对兴权会到光大示威的失控行为感到遗憾。他週三发表文告反驳兴权会领袖及国阵、国大党的代理人指购回豆蔻村只需花费3000万令吉甚至更少的说法。他反问,哪一项土地收购法或哪一项法庭判决,允许政府以公众利益为由,用低过市价的价格来徵收土地?“陈合裕土地丑闻中的未发展矿地,可能导致州政府在15年后得付出4000万令吉(2900万令吉加利息)的代价,可想而知,强行购回已发展的豆蔻村土地,州政府所要付出的代价将是一笔天文数字。”企图混淆人民视线他说,任何律师或法律系学生都知道这一点。很显然地,兴权会领袖及国阵的代理人正企图以谎言混淆人民视线,将槟州政府抹黑成不关心印度人的政府。“槟州民联政府为各族人民斗争,绝不会成为单一种族或单一宗教的组织。”他促请兴权会不应该误入歧途,他们应该扶助弱势而不是与那些协助弱者的人士对抗。很多大马人不论是印裔还是非印裔,对于兴权会声讨槟州政府而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国阵与丹斯里许子根,感到难过。“许子根及国阵在没有咨询居民的情况下,于2007年以每平方英尺10令吉出售豆蔻村,为甚幺兴权会没有勇气声讨元兇?”“儘管我们对兴权会无理地把槟州政府当箭靶的行为感到遗憾,无论兴权会领袖多幺地不讲理,他们有权利行使和平集会的基本人权。我已经指示我的官员尊重他们的权利,也尊重他们,并接领任何备忘录。”“我觉得很难过,示威者称我的政治秘书及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为‘杂工(office boy)´,甚至要挖掘2个坟墓给斯里德里玛区州议员雷尔和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冠英:仅23户受影响林冠英就荳蔻村的“保村”风波,澄清实际受发展影响住户只有23个家庭,并非传闻中所指的300多户。至于有关发展商是否赔偿这些受影响住户20万令吉的传闻,他表示,据他从行政议员阿都马烈取得与发展商的洽商进展,目前并未提及赔偿数字,所以并不能确定赔偿传闻的真确性。若有此事,他希望受影响居民回应是否準备接受有关赔偿,或许可以作为与发展商谈判的基础。民青:勿借刀杀人‧执政就须承担前朝责任民青团槟州秘书方志伟说,在豆蔻村课题上,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还搞不清楚自己是一州之长,使到他在不知其职的情况下,再次把这项冲着州政府的指责,推了给前朝国阵政府。方志伟说,他承认前槟州国阵政府在一些事情上的确做得不够好,所以才有机会让民联政府上台执政。不重视民生既然人民已通过选票教训了前朝国阵政府,那幺接手的民联政府就应该把一切的责任也一同接受,在面对问题时,通过州政府的管道解决问题。他週三发表文告指出,州政府一再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的伎俩,就连曾是行动党盟友的兴权会领袖也看破了,在州政府无意协助豆蔻村居民的情况下,选择拉布条示威及呈交备忘录的方式,来传达不满。“林冠英在豆蔻村居民面对被逼迁及水深火热之际,即使人在槟城,却不亲自接收反映受影响居民心声的备忘录,只派出其政治秘书打发一众代表,可见首长并不重视民生之苦。”方志伟指出,林冠英在批评兴权会“敌友不分”之际,也想借刀杀人,大力攻击前朝政府,更把应负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可是林冠英忘记了,现在解决问题的事项是在州政府身上,不管这课题是否涉及法律或技术问题,州政府都必须通过管道,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2009.07.01